泉州蚵壳厝4年少40座 保护蚵壳厝be there or be square规划早做好就差落实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南宁新闻网
闽南网6月27日讯 连日来,海峡都市报报道蟳埔百年蚵壳厝面临拆迁的新闻,引起了有关部门及专家的关注与重视。丰泽区文体新局曾做过登记,蚵壳厝,4年少了近40座。这样的一种现状,让不少人直呼惋惜,去一次,伤心一次。  昨天上午,接受海都记者采访时,泉州市规划局局长黄世清明确表态,蟳埔蚵壳厝不应该拆。早在2012年,泉州市规划局《虫寻埔民俗文化村保护整治规划》已通过专家评审,整个片区有了具体的保护规划,但由于资金等因素,规划执行依然搁浅。  昨天下午,在本报海都直通车座谈会上,关于蚵壳厝的保护与利用,也引起了大家的共鸣。与会嘉宾认为,蚵壳厝原住民的审美冲突,追求改善居民环境,无可厚非。但蚵壳厝再不抢救,以后就真的消失了。庄惠榕向嘉宾介绍蟳埔民俗文化村规划方案  嘉宾名单  泉州市政协委员、民盟泉州市委员会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孙亚宏,泉州市城乡规划局用地规划管理科科长翁哲雄,鲤城区文体旅游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黄志军,丰泽区文体旅游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郑剑文,泉州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副研究馆员、古建筑修复专家姚洪峰,泉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工、风景园林所原所长庄惠榕,虫寻埔社区居委会副书记黄向东,热心市民陈剑、钟诚  【问题】  4年时间 蚵壳厝从56座减少不到20座  黄向东:作为一名社区工作人员,我很理解社区居民的想法。180亩的规划保护区已经划定很久了,但至今仍没有具体的保护方案。很多居民的蚵壳厝,确实因为年久失修,破旧不堪,不宜居住,到了台风季节,甚至需要紧急进行转移。对于住了一辈子蚵壳厝的居民来说,蚵壳厝于他们来说,观赏性价值并没有那么高。如果有条件,他们更希望可以建造新的洋房,改善居住条件。  庄惠榕:1999年,我第一次到虫寻埔社区时,就被用海蛎壳所砌成的墙体吸引。当时,蚵壳厝的面积和数量还比较大,居住在蚵壳厝里的人家还比较多。此后,我还邀请我很多同行和同学,一定要来参观这样特别的建筑。2012年,又掀起了关于蚵壳厝将被尽数拆掉的言论,我们在村落中调研时发现,蚵壳厝的数量正在悄然减少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,随着蚵壳厝因为破败和改造等情况越来越少,一定程度上,对于蚵壳厝的保护,今后很可能变成“抢救”。  郑剑文:民俗是活性的文化生态,只有在古村落里,才eland是什么牌子能完整地显现。随着城市东进,虫寻埔成了市中心。我们也曾登记每栋蚵壳厝,4年前普查时还有56座。时至今日,剩下不足20座。去一次,伤心一次。除了惋惜就是惋惜。  【现状】  2012年就划定蟳埔传统街区保护规划区  翁哲雄:2012年在划定东海虫寻埔传统街区保护规划区时,也明确表示了蚵壳厝一座也不会拆。当时划定保护区时的目的很明确,一是保护蚵壳厝、红砖厝等传统民居的原始面貌,二是在修缮蚵壳厝的同时,对于其他一些民居进行改造,使其与历史风貌相协调,三是特辟出一块公共空间,配合规划改造的实施。  我们目前把这一片区划定为6个区域,包括安置区广场、渔民生产体验区、特色建筑文化展示区、艺术文化区等,保存了活态文化,甚至对一些蚵壳厝的残墙都进行保护和展示。  庄惠榕:虫寻埔的改造不应大拆大建,而要保护整治性地进行建设,尤其要保留住虫寻埔特色的人文气息,其村落中独具的活性生态文化,包括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。因此在我们前几年的规划设计中,不仅体现了渔人码头等休闲性配套场所,还特辟了生产方式展示区,让原住民和往常一样,坐在展示区里,挖蚝壳、补渔网,希望最大程度保留虫寻埔社区的特色。依托虫寻埔原住民,还原渔村原生态,才能真正焕发虫寻埔民俗文化村生态文化活力。我觉得,如果严格按照规划来执行的话,政府一定要有足够的资金投资,虫寻埔社区独特的生态文化才能够得到较为完整的保存。但规划的执行因为资金等各种原因,到现在仍然搁浅。  现在规划已经做好了,就是落实的问题。事实上,这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问题,光是修复一栋古厝,就需要五六年的时间。政府有规划,就要严格按照规划来做,即使规划有缺陷也可以调整。但千万不能让村民各自为政,如随意推倒旧的古民居重建等,否则久而久之,这个村落将不复存在。  【观点】  保护蚵壳厝的同时 也要留住原住居民  姚洪峰:我认为虫寻埔社区的改造,政府投资是可以的。改造完,务必让居民回来。对海丝文化来说,蚵壳厝特别重要。拆光了,把人迁出去了,文化就断了。  郑剑文:传统的渔村应该有沙滩、渔船,有原生态的生活。传统的古村落应该有原住居民住,才能保留活性的文化生态。吃海鲜、卖海鲜、看蚵壳厝等民俗原生态生活应该成为未来虫寻埔旅游的一大特色。  黄志军:现在许多人并不认同类似福州三坊七巷“去人留物”的保护方法,虽然从单体景观比较养眼,但对文化保护意义不大。前一阶段北京的非遗专家到城南片区考察,建议“见人见物见生活,留文留物留乡愁”开发的方法值得探讨。  【保护】  蚵壳厝的保护  政府与居民都不能缺位  孙亚宏:虫寻埔的蚵壳厝要保护起来,发挥它的价值。对于需要翻建的居民,切实有困难的,先由政府安置这部分居民。如果名下房产不少,房屋必须修旧如旧,二者应该区别对待。  姚洪峰:从技术角度说不是问题,在修复中,可以同时进行生活设施改造,配备下水道、卫生间,满足现代生活的要求。如果古建筑能申报为省级以上的文物保护单位,才可能有适当的保护经费。国家多部委出台方案,将分批对中国传统村落列入中央财政支持范围。泉州的蚵壳厝若能纳入其中,或许保护会更加有力度。  黄志军:泉州有许多历史文化街区,比如西街、虫寻埔,还有城南,要改造应该明确谁来作为主体,是政府、企业,还是民众?如福州三坊七巷,政府大手笔补助;上海新天地,有大型的房地产开发商,大批文化名人进驻。而如果以民众为主,街道社区面临拆迁改造有许多困难。有的居民希望多拿补助,有经济实力的可能又会遇到百年老厝产权分散的问题。住在历史文化街区里的百姓,有的经济相对比较困难。要居民自己来修旧如旧是比较难以执行的,因为老房子要设计施工,花费的资金会更多。  郑剑文:上周,闽南文化保护区正在征求意见,如何保护虫寻埔,专家都头疼。现在没有一幢是完整的,有的坍塌,有的只剩下一堵墙,怎么保护?食之无味弃之可惜。还好,习俗保留地比较好。我认为可以参照晋江五店市的做法,并结合厦门曾厝垵的开发经验结合。既然虫寻埔大部分失掉了建筑的传统风貌,不如寻找一个街区,复建古街和蚵壳厝。  钟诚:从前年开始,我开始探索关于保护蚵壳厝的实施方案。目前,我和我的团队,已经做了很多前期的工作。我希望可以融入民间资本,让蚵壳厝建设传承人用传统技艺,将蚵壳厝修旧如旧,同时,配合一定程度上的景观改造和经营,在保护虫寻埔社区风貌的同时,注入新的生命力。(海都记者 吴月芳 刘淑清 闽南网记者 王金淼 文/图) 责任编辑:黄柳君